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林雅轩

竹林雅轩听雨

 
 
 

日志

 
 

彭德怀与麦克阿瑟的较量  

2014-12-19 17:35:14|  分类: 百年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嵯峨山人朝鸣《彭德怀与麦克阿瑟的较量》

酣畅淋漓的对决:彭德怀与麦克阿瑟的较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彭德怀与麦克阿瑟,一个是中国贫苦农民之子,一个是美国将门望族之后。前者在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身经百战,屡建功勋,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戎;后者作为西点军校的优等生,才华卓越,久经沙场,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五星上将。两人的军旅之路一个“贫穷”:家境寒微,没有学历,游击战起家,在步枪土炮的军队中任职,始终鏖战在中国战场;一个“富贵”:出身军人世家,就读名牌学校,统领世界上装备最精良的军队,任职世界各战区。


就是这两位在所有方面都迥然不同的名将,在上世纪50年代发生在朝鲜半岛上的那场惨烈战争中,在历史的选择中风云际会,上演了一场酣畅淋漓、史册经典的沙场对决。


1950年9月15日凌晨,麦克阿瑟率领美军成功实施了仁川登陆。这场被称为一比五千的赌博式作战行动,将朝鲜战争爆发以来所向披靡一路打到朝鲜半岛最南端的朝鲜人民军拦腰截断,朝鲜战局随即发生逆转。麦克阿瑟乘势率军越过三八线,分兵向中朝边境鸭绿江逼近。在他看来,彻底胜利就在眼前,对于情报部门提供的中国军队有干涉迹象以及可能给美军带来的危险,他置若罔闻,根本不相信前面还会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他。


随着战局的逆转,朝鲜方面急切地请求中国出兵帮助。10月4日,远在西安正集中精力拟制西北5省3年经济发展规划的彭德怀被中央军委派专机接到北京,参加政治局讨论出兵朝鲜的紧急会议。在会上,彭德怀坚决支持出兵,他说:“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随即,彭德怀临危受命。


10月8日麦克阿瑟统率的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19日攻克平壤。就在平壤陷落前一天的黄昏,彭德怀带着一名参谋和3名警卫员乘吉普车先于大部队深入到敌情不明、变幻莫测的战场前沿。此时,麦克阿瑟正在距前线一千多公里的东京豪华住宅中遥控指挥。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对手已孤身插到战场前沿上来了。


越过三八线后,麦克阿瑟指挥联合国军兵分两路向鸭绿江边挺进,左路为美第8集团军,由西海岸长驱直入朝鲜西北部;右路为美第10军,由海上至元山登陆夺占朝鲜东北部。两路大军成钳形攻势,然而之间有一道较宽的空隙。朝鲜半岛向北陡然加宽,这意味着第8集团军与第10军之间愈来愈宽的空隙暴露无遗。麦克阿瑟错误地以为,空隙地带非常崎岖,不可能进行大规模作战。但他没有料到的是,他即将面对的是以山地游击战起家,惯于在复杂地形实施运动袭击的将领和军队。彭德怀最初的部署是在志愿军渡江后,迅速占领龟城、德川、宁远一线,组织防御体系,制止敌人进攻,稳定战局。但由于敌军进兵迅速,抢先到达了我预定防御地区。当此敌情变化之际,彭德怀立即改变方案,令志愿军的两个师阻击东线之敌,而以另外5个军及一个师集中于西线,以军、师为单位对冒进之敌穿插迂回,实施分割包围,在运动中消灭敌人。10月25日,彭德怀直接向急行军先期到达的志愿军118师面授机宜。该师在温井以北布下口袋,将冒进的韩军第6师一个营全歼,打响了援朝第一仗。与此同时,志愿军各军突然对先后进抵博川、云山、温井、煦川等地的美第8集团军所属的美军24师、英军27旅及韩军第6师进行分割包围和猛烈攻击。经过12个昼夜的激战,至11月5日共歼敌1.5万余人,把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赶回到了清川江以南,初战告捷。



中国军队的突然出现,让麦克阿瑟大吃一惊,但他仍固执地断定:这场不期而至的遭遇战,只是中国军队使用有限兵力进行边境防卫,以掩护朝鲜党政军进入中国组织流亡政府。他不相信中国军队能够在现代侦查技术眼皮下,实施大规模运兵集结,甚至狂妄地认为:“中国真的愚蠢地出兵,那将只是为他们创造了回到石器时代的机会。”而此时,先后集结在鸭绿江边境线的中国志愿军已超过30万人。就在志愿军准备继续扩大战果之际,彭德怀果断命令停止追击,与敌脱离接触向后撤退,并在沿途丢掉小锹、背包等物品,制造仓皇逃跑的假象。彭德怀故意示弱、纵敌、骄敌,以求诱敌深入,并料定骄傲狂妄、刚愎自用的麦克阿瑟不会善罢甘休,定会卷土重来。麦克阿瑟果然上当。在发动进攻前,他亲自乘专机至鸭绿江出海口上空视察,最后判断:中国军队是“象征性进攻”,“装备低劣,怯战败走”。返回东京后,他立刻下令发动“圣诞节攻势”,并召开新闻发布会。随即,美国各大报刊登出消息:麦克阿瑟将军保证“圣诞节前结束战争”,“圣诞节前士兵可以回家了”。就在两个月前,麦克阿瑟刚刚赢得一场一比五千的赌博,现在他还想再来一次,不过这次赌注下得更大。


11月20日前后,麦克阿瑟集中了美、英、土耳其及韩军共22万人,飞机1200多架,仍分东西两线向中朝边境发起全面进攻。志愿军先以小部队节节抗击,且战且退,引敌进攻。至24日,联合国军已经全部被诱至预定战场,进入了一个西起清亭口,经泰川、云山、新兴洞,到宁边以东,约140公里弧形突出地带的大口袋。在这个大口袋的口上集结着志愿军共9个军计38万余人。而此时,联合国军兵力分散,侧翼暴露,后方空虚。


11月25日黄昏,在清川江以北整个西线的宽阔正面上,自西至东,志愿军第50军于博川向英军第27旅、第66军于泰川向韩军第一师、第39军于宁边向美军第25师、第40军于球场向美军第2师、第38军于德川向韩军第7师、第42军于宁远向韩军第6师和第8师开始全面进攻。两天以后,东部战线的志愿军第20、第26、第27军也向敌发起了猛烈进攻。


中国战史称这次进攻为朝鲜战争的“第二次战役”,西方军史学家则称之为“清川江战役”,并将其列入20世纪经典战役。此役彭德怀与麦克阿瑟各自的兵力是不对等的,志愿军在人数上多于联合国军,可在火力上与联合国军相比则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中国军队一个军装备的火炮,仅相当于美军半个师装备的火炮,且没有海军和空军。面对现代化优势装备的对手,志愿军常常避开大路,利用山岭、丘陵作为接近路,昼伏夜行,将成千上万的部队送进攻击阵地。这是中国式运动战首次在世界军事舞台上登场,虽然它未能像德军的“闪电战”那样举世震惊,却足以使各国军事专家刮目相看。美军战史这样描述:“中国军队远比麦克阿瑟所嘲弄的‘亚洲的乌合之众’要机敏老练。他们拟定的进攻计划是从背后发起攻击,切断退路和补给线,然后从正面发动攻势。他们的基本战术是一种V形的进攻队形,他们使敌军在这个队形中运动,然后中国人就会包围这个V形的边沿。与此同时,另一支部队运动到V的开口处,以阻止任何逃跑的企图和阻止增援部队。”


彭德怀的战役设想是在战线的左翼用猛烈的突击,迅速打开战役缺口。这个战役缺口一方面可以彻底切断联合国军东西两个战场的联系,另一方面可以横切联合国军的大后方,从而实施整个西部战线的战役大包围。战役的成功取决于左翼能否迅速突破和横向的穿插是否能按时到位,彭德怀将这一艰巨任务交给了赫赫有名的第38军。此时,右翼的美军前进速度快,而左翼的韩军前进速度慢,于是使整个战线形成对我有利的突出部。从11月25日黄昏战役打响至26日14时,不到一天时间,38军攻克德川,将韩军第7师5000余人基本吃掉,同时配合38军作战的42军攻占宁远,打开了战役缺口。在战线右翼,志愿军其他各军相机发动进攻,向正面美军全面压缩。38军攻占德川后,迅即派出113师向敌南逃必经之地三所里穿插。此时,麦克阿瑟急调战役预备队土耳其旅增援,企图堵住战役缺口,38军在运动中将土耳其旅给予毁灭性打击,该旅5000人,逃回时仅剩几百人。战至28日,西线战局已十分明确,美第8集团军所属部队全部处于志愿军三面包围之中。麦克阿瑟急令联合国军全线收缩,美军依靠其快速机动能力,在航空兵掩护下,迅速后撤脱离我军。此时,如果38军不能及时穿插到位堵住敌人,那么整个战役势必会成为一场达不到歼灭敌人目的的击溃战。29日凌晨,113师经过14小时强行军,孤军深入敌后80公里,先敌5分钟抢占三所里和龙源里,关死了美军南逃的“闸门”。彭德怀兴奋万分,他给38军下了一道死命令:“给我像钢钉一样钉在那里!”随即,38军主力在其它各军配合下迅速向三所里和龙源里靠拢,向敌发起猛烈攻击。38军副军长江拥辉登上指挥所最高处时,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敌人遗弃的大炮、坦克、装甲车和各种大小汽车,绵延逶迤,一眼望不到头,到处是散落的文件、纸张、照片、炮弹、美军军旗、伪军‘八卦旗’以及其它军用物资……”


此役从11月25日打响到12月1日结束。在7天时间里,西线志愿军歼敌2.3万余人,缴获、击毁各种火炮500余门、坦克100余辆、各种枪械5000余支;在东线,彭德怀指挥志愿军第9兵团在长津湖地区对美军第10军分割包围,给美军陆战第一师、步兵第7师以歼灭性打击,歼敌1.3万余人。第二次战役共歼敌3.6万余人,其中美军被歼2.4万人。此后,联合国军狼奔豕突,放弃平壤,退回三八线。



麦克阿瑟的“圣诞攻势”彻底失败。美联社、合众社痛声疾呼:这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大败绩”、“最黑暗的岁月”。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用尽污言秽语大骂麦克阿瑟是“最坏的笨蛋”、“蠢猪式的司令官”。麦克阿瑟的威望一落千丈。但此时他对中国军队作战能力的认识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悲观地认为只有将整个美国的力量用来与中国对抗,甚至不惜动用核武器和起用国民党军队,才能挽救失败的命运。他沮丧地盘算着如何将联合国军撤至日本。1951年4月11日,麦克阿瑟被解除美国远东最高司令官、“联合国军”总司令职务。这位“不死的老兵”自此在军事舞台上消失了。


朝鲜战争结束后,各国军事专家对麦克阿瑟与彭德怀的较量做了这样的评价:“麦克阿瑟头一次领略了彭德怀有别于他国的用兵之道,感到异样、新鲜、诡异、莫名。”“麦克阿瑟和他的部队遇上了一个全新的对手,他对对方出手的方式、动作、时机、战术运用、火力特点和谋略运筹都不适应,无所适从。”“彭德怀以全新的战略战术给麦克阿瑟等美国将军上了一堂让他们铭刻终生的军事课,过去对麦克阿瑟一向仰之弥高的美国将军们,这一次真切地看到了麦帅灰暗的脸色。”


(摘自《党史纵横》刘志民/文)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